今天是:
当前位置:新罗新闻网 > 体育风暴 >

一篇稿改了三次,短短60天里,我们见证了这个赛

停办18年后,文斯·麦克曼为了实现他的橄榄球梦,带着重生的XFL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中。8支球队,5轮20场比赛,单场最高300万观众观看,16名球员被NFL签下,这,就是XFL在疫情爆发前交出的半程成绩单。

谁也没有想到,这竟是一份永远不能再完成的答卷。而在关注过程中,圈哥准备了很久的稿件,也从科普这个叫板NFL的赛事,到报道他们的停摆,到如今不得不为这项赛事钉上最后一颗钉子……

文 / 葛思文

编辑/ 北力、郭阳

疫情之下,体育的世界每天都有新的「死亡」在发生。

这一次,遭遇厄运的是志在叫板世界第一商业联盟NFL(National Football League)的XFL(Xtreme Football League)。

与此同时,笔者的这篇原本定位是「科普」的稿件,也在短短两个月里改了又改,几乎多次被宣判死亡,直到今日才终于修改定稿,「千字看来皆是泪,俩月辛苦不寻常」。

不瞒各位,文章的原本的标题是:《穿透体育垄断,填补半年空窗:XFL想在世界第一联赛头上动动土》

北京时间4月14日,XFL的母公司阿尔法娱乐公司根据破产法第11章申请了破产保护,遣散所有员工。这也意味着XFL正式中断运营,基本再无回归的可能。

在官方声明中,XFL依依不舍地写道:

「XFL节目后虏获了无数橄榄球迷的心。不幸的是,作为刚刚成立的联盟,我们难以抵抗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和不确定性。因此,我们最终决定根据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。这对我们的球迷、球员和工作人员来说都是心碎时刻,我们也要对他们、转播伙伴、以及无数支持XFL的人们表示感激。」

这段话虽然不长,但是所言非虚,的确XFL一度让人看到了打造一个新体育联盟的希望。

二月初,当全新的XFL(Xtreme Football League)正式亮相时,全美共有330万人观看了这个联盟的重生。对于一个已经停办18年的赛事来说,这样的数据着实让人眼前一亮。

春季橄榄球是否可行?可否有一个独立于NFL之外的联盟被美国体育受众接受?从当时的数据看,这样的想法并非天方夜谭。

而在联赛因疫情中断后,多名XFL球员被NFL球队签下也说明了这个联盟的水平一定程度得到了认可。

从商业收入来看,NFL几乎是美国甚至是世界第一体育联盟,XFL原本有机会利用后来者的生机与活力,试着给出一定的补充,也给体育联盟IP打造提供一个新思路。然而,在疫情与内部一系列的问题下,我们最终见证了一个联盟如流星般划过的陨落。

这次失败,也是WWE董事长文斯·麦克曼投资橄榄球的第二次折戟。

他曾公开承诺,将用5亿美元让XFL重生。然而不幸的是,18个月前,这位WWE老大的个人资产高达33亿美元,而如今已经缩水成19亿美元(福布斯数据),这几乎让他无法再兑现自己的承诺。

事实上在美国,春季进行橄榄球赛事一直有人前赴后继的在推动。NFL长达7个月的空窗期,是很多人都盯上的肥肉。毕竟美式橄榄球商业市场空间极大,只要比赛精彩刺激,何时都不缺观众和赞助商。

早在1982年,一个名为美利坚橄榄球联盟(USFL)就已成立。如今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还是其中新泽西将军队的老板。但在NFL强大的吸附效应下,这个联盟也只生存了三年。

21世纪初始,麦克曼提出了挑战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的想法。他成立了全新的橄榄球联盟,自己出任掌舵人。当时,WWF和NBC各自出资50%,筹集1亿美元成立了XFL,8支球队,首个赛季在2001年拉开大幕。

XFL 2001球队和2020球队Logo对比

XFL宣传的噱头就是提供给观众NFL所不具备的东西——

XFL在NFL休赛期举行,弥补了这段时间球迷没有比赛可看的空档;

XFL比NFL的比赛规则更宽松,并且鼓励激烈的身体对抗;

XFL虽然遵从正规美式橄榄球比赛规则,但是也允许体育娱乐元素的存在,包括职业摔跤中的很多动作

甚至……拉拉队员穿着更火辣,WWF的演员也经常来比赛中客串评论员。

在比赛之外的商业层面,XFL联盟地域局限更小,管理方式也更集中。

当时联盟的八支球队不仅有的位于主流大城市,还有的坐落于NFL没有覆盖到的地区,比如伯明翰、拉斯维加斯、孟菲斯和奥兰多;XFL的运营方式也和NFL有明显的区别——NFL是各支独立运营的俱乐部的管理机构,而XFL则是旗下8支球队的直接掌管人,手握球队的全部股份。

当初,XFL还允许球员在球衣背后印上昵称而不是姓名

依靠着出色的宣传以及商业上的「画饼」,XFL吊足了观众的胃口——新泽西杀手和维加斯狂徒揭幕战吸引了上千万人观看。虽然取得了「开门红」,但XFL的后续发展不尽如人意。

因为场上球员的比赛水平太差,观众渐渐失去了兴趣。NBC也因为收视率惨淡在一个赛季后就终止了转播合同。对此,麦克曼曾信誓旦旦地表示,「没有NBC,XFL也会有新的转播商和球队加入」。但事后来看,这个表态最终成了痴人说梦。

那一次,孤立无援的XFL在2001年5月就宣布停止运营,出资的NBC和WWE各自赔了3500万美元。

2018年,曾经和麦克曼一起投资XFL的NBC体育业务负责人迪克·埃伯索尔(Dick Ebersol)的儿子查理·埃伯索尔(Charlie Ebersol)创立了橄榄球联盟AAF(Alliance of American Football)。

AAF的首秀赛季定在2019年,同样是2月超级碗后开始赛季,第一个赛季有8支球队,预计要打10周。然而,到了常规赛第8周,联盟就撑不下去了,十几天后,AAF申请破产保护,胎死腹中。这个联盟一共也只进行了32场比赛。

在经历了2001年的失败后,麦克曼并没有死心。2018年年初,麦克曼宣布XFL即将回归,第一场比赛在2020年举办。新的联盟由麦克曼自己的公司Alpha Entertainment掌管运营,全新的XFL还是放在NFL休赛期举办,避免和NFL直接碰撞。

在美国人眼中,二月几乎是整个年份中体育最没有存在感的时候,除了NBA和NHL全明星赛,没有多少能吸引大家注意力的大战。于是,XFL再次瞄准了从超级碗到疯狂三月的这段窗口期,希望用更「接地气」的方式重新赢得球迷的关注。

直到因为疫情结束前的第五周常规赛,新的XFL在全美的收视人数虽然下滑到160万,但联盟的票房情况依然强劲。为了赛事的推广,麦克曼没有把赛事版权以独家方式出售,几大广播公司ABC,FOX和ESPN会按时间和和赛程对比赛进行转播。圣路易斯战鹰队下一场主场比赛的门票已经卖出了4.5万张,这个数字比起NFL常规赛也不遑多让。

XFL的全新改造还包括:

更鼓励进攻(接球只需单脚在界内,开球线后可向前传两次等);

比赛节奏更紧凑(缩短间隔时间、休息时间等);

取消NFL略显程式化的环节(取消踢球1分转换,开球和回攻更有利回攻等等);

另外还有全场裁判回看,改变加时赛玩法等等……

这一系列改造,力图加快比赛节奏,减少赘余时间,让比赛更加刺激。

但是,疫情的「突袭」让这个联盟不得不关门,这对于一个全新尚没有什么稳定收入的联盟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。就像一个推特球迷在XFL帐号下面哀叹的那样:「老实说,这有点悲哀。我觉得这一次他们有了一些非常棒的想法,绝对是一帮热爱橄榄球的家伙。然而,因为一场大瘟疫,这一切都被毁掉了。」

相比NFL,XFL对规则做出了很多的改动来提高比赛速度

两天前,在WWE的财报电话会议上,来自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团的分析师向麦克曼施压,要求其说明XFL和WWE之间的联系。麦克曼表示,XFL与WWE是「完全独立的」。

但媒体了解的真实情况是,阿尔法娱乐的办公室距离WWE在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总部只有一步之遥。消息人士表示,两座大楼之间的交通非常繁忙。两家公司都知道,某些员工「实际上是在做两份全职工作」,一份是为摔跤组织工作,另一份是为橄榄球联盟工作。

NBC体育对两者的关系进行了报道

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,WWE是全美目前还在进行的唯一体育联盟(或者你可以称他为体育娱乐联盟),老板麦克曼和UFC主席白大拿(Dana White)一样,都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有着良好的关系——2019年11月,特朗普专门发布了一条微博「Good luck Vince, this will be great!」

而在疫情发生之后,他们都试图淡化这次病毒危机,试图让自己的体育联盟逆水行舟。

特朗普不光在北京时间4月6日跟这些体育联盟召开了会议,鼓励体育联盟尽早恢复比赛,振奋国民士气,其中麦克曼的妻子甚至还被特朗普任命为「小企业管理局局长」。

防疫不力导致美国疫情大爆发,而这同样也是导致XFL再次土崩瓦解的直接原因。你品品,这是不是有一些有因必有果的感觉?

美式橄榄球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毋庸赘言,但是能否真的从NFL手中分得一方市场,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。而我们也知道,真正的「联赛」一定是一种自发秩序,也就是从社区开赛,自下而上一点一点自然生成、而非靠行政命令或是金元就能砸出来的。

XFL和麦克曼也许只能感慨时也命也,自有定数,强求不来——一如笔者这篇拖了两个月才发布出来的稿件一样。




上一篇:钟南山:我确实打破了第一届全运会400米栏全国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新罗新闻网 版权所有